今天是:2019年12月15日
法官文学首页 >  栏目分类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绿叶对红花的眷恋

发布时间:2019-08-26 点击数:315

1991年欢墩法庭干警合影(左起吴心亮、王宝鸣、王能高、张克俭)

读罢同事王宝鸣的《我的搭档小吴》回忆文章,惭愧之余,与宝鸣在工作生活中交往的点滴往事,不禁萦绕心头。

我与宝鸣的初次相识,是1982年在电大读书期间。那时,电大组织排球比赛,球场上一个瘦瘦的大头小伙很快就吸引了我的视线。他球风硬朗、沉稳,骨子里有一股从不服输的拼搏斗志,这一切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85年我招干到法院工作后,才知道了他的名字:王宝鸣。

斗转星移,1991年春节刚过,宝鸣担任欢墩法庭庭长。欢墩法庭辖区位于苏鲁两省三县交界处,民情、社情复杂,全庭仅有两名审判员、两名书记员,积案如山。面对这一切,王宝鸣没有临阵退缩,而是迎难而上,坦然面对。从此,辖区的乡间小路上、田间地头旁,随时都能看见他风尘仆仆,骑自行车下乡办案的忙碌身影。风雨里、泥泞中,他走千家,串万户,送达、开庭、调解、执行,顶着星星出门,伴着月亮而归,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大批的积案清理干净,赢得了辖区百姓的信任和好评,当事人敬重地称他是“我们的王青天”。在当年辖区乡镇人大组织的评比中,欢墩法庭的评分位列所在镇各机关单位之首,而宝鸣本就单薄的身躯又消瘦了整整一圈。

我在与宝鸣下乡办案的过程中,始终秉持一颗廉洁之心,所办案件从未接受过当事人的吃喝招待。我们不论到哪都是自带干粮,啃着煎饼,最奢侈的享受莫过于碰巧那个乡镇逢集,到小吃摊边,下一碗西红柿鸡蛋面或喝上一碗羊杂碎汤。有一次,有个乡镇司法的同志配合我们办案,到吃午饭时,我们实在不好意思让人家陪着吃煎饼,宝鸣咬牙带我们进了个小饭馆,简单地要了几个素菜,结账时,两人一模口袋,却都没有带钱,宝鸣悄悄将自己的身份证押在了饭馆。

我与宝鸣都对体育运动有着共同的爱好。当年,在法庭简陋的院子里,我们找人整了一副水泥乒乓球台,搭建了简易的羽毛球场。闲暇之时,两人挥拍上阵,厮杀得天昏地暗,输了的一方,必须写篇调研文章。若干年后,宝鸣将这段轶事写成《法官的羽球情》,发表在《江苏法制报》上。

两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宝鸣又奔赴了新的工作岗位。临别时,他悄悄在我的枕头底下留了一张自制的卡片,上面他用清秀的笔迹写着:“小吴,风雨同舟两载,肝胆相照一生。愿你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中做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好法官。”

二十几年来,我谨记宝鸣的赠言,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无论在那个岗位上,工作从不甘居人后,无论遇到再大的挫折,再多的痛苦和委屈,都能负重前行,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我深信,只有这样,才能不负宝鸣同志的厚望,不负绿叶对红花的眷恋。

作者/吴心亮;编辑/仲舒凡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