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20日
法官文学首页 >  栏目分类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法院人讲法院故事 | 农村大集上的送达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12 点击数:344

我们在派出法庭工作,遇到电话、短信通知不到的当事人,为了顺利开庭往往需要直接送达。

微信图片_20190912162823


我记得有一个承揽合同纠纷案件,被告是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碑廓镇人,该镇紧临柘汪镇。前期送达时,被告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于是,初春的一个早晨,我和冯庭长踏上了送达之路。

在乡间的小道上一路颠簸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经过简单询问,很快锁定了被告家。被告家的房子沿街而建,两间门面房挂着羊肉汤馆的招牌,但卷帘门紧闭,未见营业迹象,后院的侧大门也从里面锁上了。冯庭长在门面房处敲门,我在后院的侧大门处敲门,边敲门边说明我们的来意,足足敲了五分钟没有任何回应。冯庭长转身向周围邻居询问情况,邻居称他家的羊肉汤馆早就不开了,不知道他家里有没有人,也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听完这话我就着急了,我悄悄询问庭长这样是不是就要公告了。庭长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递了根烟给那个邻居,开始跟他拉起了家常,庭长不经意间问道:“这个XX的父亲多大了?跟您差不多大?”邻居吐了个烟圈,眯着眼答道:“快六十了,比我大两岁。”庭长追问:“他父亲身体好啊?”邻居说:“身体好着呢,还去赶集呢。”庭长:“赶哪里的集?”邻居:“他父亲砸铝壶卖的,赶马站的集呀。”庭长:“就是柘汪的马站?”邻居:“对啊,就是你们赣榆柘汪的马站,今天还逢集呢。”一根烟抽完了,热情地跟邻居道别后,我们匆匆上了警车。

“走,我们去马站大集!”冯庭长大手一挥。

初春三月的阳光并不热烈,马站集市上的人却很多。我们下了车就找摊主询问集上有没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制作铝壶卖,问了两个摊主就知道了我们要找的人在哪里。我拿着传票跟着庭长一路小跑,在集市的尽头见到了被告的父亲。老人家穿戴着大围裙正坐着用工具给铝壶定型,摊位上摆满了铝壶、铝锅等。见到穿着制服的我们,被告父亲有点惊讶,询问是要买壶吗?庭长给我递了个眼色,我赶紧把传票递给他,跟他说明我们的身份、来意,询问他是否就是XX的父亲,他说是。我将诉状副本的内容给他做了简要讲解,告知他应当及时将传票内容传达给被告本人,也向他释明了如果被告不到庭应诉将会面临的后果。老人家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拍了送达照片后,我们跟老人家握手道别。后来,被告如期到庭参加诉讼,案子得以顺利审结。

微信图片_20190912162840

这是法院工作中的一件很小的事情,却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我仍记得那天集市上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以及我们完成送达任务的舒畅心情。


作者/乔志新;编辑/仲舒凡 

[打印]     [关闭]